返回首页

曲线借壳上市,为何优客工场的估值缩水近8成,方糖小镇共6家共享办公企业

2020-07-11 13:58 编辑:小狐

近日,优客工场与特殊目的收购(SPAC)公司Orisun Acquisition Corp达成最终合并协议。并购结束后,双方将以新的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流通交易,同时优客工场当前的团队会继续新公司,合并后的公司预计价值约为7.69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优客工场主要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经纬中国、真格基金、创新工场、歌斐资产等明星风投机构,在2018年时估值曾高达30亿美元,如今两年后曲线“借壳”在美国上市估值却只剩下25%,缩水了约22亿美元。

优客工场成立5年以来,公开披露的融资金额已近60亿,然而不断的融资“输血”还是没能阻止优客工场的巨额亏损。其近三年累计亏损近14亿元,且三年经营流均为负。在其主业的共享空间业务难寻盈利模式,靠发展“副业”的轻资产模式的优客工场,能讲好联合办公的新故事吗?

//

曲线“借壳”上市

//

据悉,优客工场此次的合并方Orisun Acquisition Corp(以下简称Orisun)是一家名符其实的壳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总部位于纽约,主要业务是与一个或多个企业或者实体合并、股份交换、资产并购等。2019年8月2日,Orisun作为特殊目的并购公司(SPAC)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募资4600万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所谓的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是区别于“IPO上市”和“借壳上市”的一种新的境外上市工具。对于SPAC来说,其先造壳上市、募集资金,寻找潜在上市标的,并与之合购换股帮潜在标的完成上市。

相对于“IPO上市”和“借壳上市”SPAC可以快速完成上市、费用更少、流程更短,一般在潜在上市标的拥有审计报告的情况下,1到3个月内就能完成上市。不过,如果在12个月或者18个月内没有完成并购,这个SPAC将面临清盘。此外, SPAC的最终成交价是并购双方协商确定的,一般来说会比直接IPO上市价格低。

根据优客工场与Orisun的照协议内容,将由Orisun的全资子公司Ucommune International将收购优客工场。交易完成后,优客工场的股东和层将获得Ucommune International 7000万股普通股。此外还有对赌协议,如果优客工场在2020年、2021年和2022年的净收入达到特定目标,或在一定期限内使股价达到特定标准,优客工场的股东将获得Ucommune International额外400万股普通股的获利对价。

值得注意的是,合并完成后双方将以新的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进行交易,继续由优客工场当前的团队,不过合并后新公司的预计价值约为7.69亿美元。而优客工场创立以来受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等知名风投机构的热捧,在2018年时估值曾高达30亿美元。如今在美上市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估值出现严重倒挂。

//

估值倒挂

//

为何优客工场的估值缩水近8成,还要选择以SPAC的方式在美上市呢?

据悉,优客工场曾计划紧跟联合办公领域老大Wework的上市步伐,在去年12月向美国SEC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寻求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UK”暂定募资规模为1亿美元。

然而不料WeWork不断烧钱的盈利模式受到资本市场的质疑,不仅估值严重缩水,去年9月的IPO也折戟。WeWork的意外翻车,让优客工场的IPO也蒙上的阴影,曾经处于风口C位的联合办公行业一下子被打入冷宫。

屋漏偏逢连夜雨,黑天鹅接踵而至,今年年初的新冠疫情、瑞幸造假对中概股的信任危机,都给优客工场的IPO给浇下一盆又一盆冷水。然而优客工场的一些股东们又急于通过上市顺利退出,无奈之下只能改道SPAC上市,一来上市的速度更快,二来上市的确定性更高,也顾不上估值缩水了。

优客工场2015年4月成立后,就获得了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创新工场和领势投资的千万天使轮融资,一出身就带着明星光环,此后历经数轮融资。企查查数据显示,优客工场已获16轮融资,累计披露的融资金额近60亿元。其中在2018年11月,优客工场完成2亿美元的D轮融资,估值高达30亿美元。

不断的大额融资让优客工场一路狂奔,短短几年间后就并购了洪泰创新空间、无界空间、Wedo联合创业社、Workingdom、爱特众创、方糖小镇共6家共享办公企业,并进入香港和美国市场,2019年又收购了“火箭科技”入局智能化办公领域,上线社区电商平台和广告营销平台,启动U Partner资产托管模式。截至目前,优客工场在大中华区和新加坡市场有211个办公场所,拥有超过700000名会员和94000多个工作站。

然而不断的融资“输血”还是没能阻止优客工场的巨额亏损。财报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净亏损分别为3.73亿元、4.45亿元和5.73亿元,亏损也在逐渐扩大。近三年累计亏损近14亿元,且三年经营流均为负。

持续5年不断“烧钱”的优客工场尚未跑出联合办公成熟的盈利模式,而随着其不断扩张,虽然营收迅速增长,但亏损也不断扩大,同时资金压力和各种风险倍增。此外,目前共享经济已从虚假繁荣进入到理性成熟期,投资者也更加谨慎。双重影响下,也就不难理解优客工场的一级和二级市场估值会出现严重倒挂。

//

新故事

//

优客工场为了摆脱过于依赖二房东空间业务出租的单一盈利模式,开始不断探索其他业务,让优客工场成为中国最大的联合办公社区商其创始人毛大庆在今年4月优客工场的5周年发布会上,宣布向轻资产、重赋能的战略转型。优客工场的模式全面由重转轻,向其他楼宇输出,将楼宇入驻者都纳入到体系中,通过福利、电商等体系服务。

毛大庆透露优客工场在2019年首次扭亏为盈,实现收入3780万元、同比增长191%,净利300万元。其中,精准营销业务实现收入约5亿元。此外,毛大庆还信心十足的表示,优客工场要在2020年内实现100个轻资产项目、113个超级工作室签约,并在2020年将全面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优客工场的主业共享办公空间租赁仍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的300万微利主要依赖“副业”而根据招股书,2019前三季度对应的亏损为5.61亿元,也就是说第四季度实现了5个多亿的新增收入。

根据毛大庆的说法,优客工场2019年精准营销业务实现收入约5亿元,并提到一家由优客工场和省广股份共同投资孵化的新兴整合营销公司—省广众烁。公开资料显示,省广众烁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金融、3C、快消、汽车、互联网服务等行业企业数字整合营销服务。2018年11月,优客工场向省广众烁投资近1.5亿元,该笔投资在2019年给优客工场带来5亿的回报。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人士认为,优客工场花费高额成本收购营销公司省广众烁,并依赖它们带来高净收入,但这部分净收入并非公司原有业务所带来的,水份颇大,相当于是在“买流水”因此,省广众烁能否持续稳定的给优客工场贡献收入,还尚待市场验证。此外,优客工场除营销服务外,营收占比将近一半的会员服务及其他业务离盈利仍遥遥无期。

随着短期借款及债券的到期,优客工场在2020年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主业的共享空间业务难寻盈利模式,靠发展“副业”的轻资产模式能讲好联合办公的新故事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优客

hugo优客,代表前卫、反传统,对自己的穿著有独到的主张。设计较前卫时尚,展现时尚潮流风气。“don'timitate,innovate!”是hugo优客的座右铭。hugo优客拒绝模仿,凭自己的革新与创意探讨生命价值的能力。

延伸 · 推荐

优客工场表示,WeWork估值不断下调,与WeWork不一样的故事

在独立递交招股书7个月无果后,优客工场拟借壳上市。据新京报报道,美东时间7月6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Orisun Acquisition Corp.下称“Orisun”公告称,该公司已与...

相关推荐